• 历史文化古镇朱家角是上海一角的水天堂_社会频道_东方

  • 发布日期:2020-09-17 04:1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南社诗人在放生桥畔饮酒弹弦,引吭放歌,唱和古今。有“词中李商隐”之誉的吴文英,在词中描写了淀山湖畔上海一角的朱家角景象。“云气楼台,分一派、沧浪翠蓬。开小景、玉盆寒浸,巧石盘松。风送流花时过岸,浪摇晴练欲飞空。算鲛宫、祗隔一红尘,无路通。神女驾,凌晓风。明月佩,响丁东。对两蛾犹锁,怨绿烟中。秋色未教飞尽雁,夕阳长是坠疏钟。又一声、?乃过前岩,移钓篷。”

在行进于古镇水道的轻舟上,我思绪飞扬。6000年前上海先民为了生存,驾独木舟下海,捕捞食物,后来演变成舟船,载着货物,进行漕运贸易。

水美的地方,也是人善的地方。俗话说,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。在水粼粼的朱家角,到处是水灵灵的江南人。无论男女老幼,浸润着水的风情和诗性,都是水灵灵的,文人诗人层出不穷,能工巧匠源源不断。你看,放生桥上,那撑伞行走的姑娘,与漕港河中的水一样,摇曳生波,令人眼睛一亮。

来到朱家角,乘一叶轻舟,游走于漕港河上,“平波无限远,极目涨清湫”。那碧波渺渺的水天堂,纵横交错的水弄堂,仿佛在水粼粼中顾盼着我,款待着我。小桥、流水、人家,长桥复短桥,曲径避尘嚣。课植园、圆津禅院、城隍庙、三泖渔庄、江南第一茶楼……轻舟的橹划开的是一幅幅迷离的古镇水彩画,迎面而来的是如梦似幻水文化的历史影像。

橹声?乃,一叶轻舟已到了轻轨17号线的朱家角站点。如果从这里上岸,不用半个小时,便能到达四通八达的虹桥枢纽港,人流物流,无论前浪还是后浪,来自古镇的清澈涓水,奔向全国,汇入世界发展的潮流。

遥想当年,许多文人墨客,乘着舟船,剪开古镇朱家角漕港河的一脉水波,一面感受听风看雨的愉悦,一面享受蓝天白云的辽阔。

水养人,人随水。水性融化人性,人性通透水性。古镇人的说话,柔软平和、刚柔相济。古镇人这种由水养成的性格,柔韧中蕴含着坚强,透露着水滴石穿的坚韧精神和以柔克刚的智慧力量。古镇人质朴善良,富有爱心和同情心。这是由江南人血液中的文化基因和地域秉性养成的。

行舟于幽深的古镇中,到处弥漫着历久弥新的文气和商气。这悠长的水路,让朱家角在低调稳健中行走了千年。它的每一程水路,都闪耀着历史文化的涟漪;它的每一阵橹声,都勾画出辉煌璀璨的光影,弹奏出诗意江南的水之声。

水是现实的,也是历史的。在朱家角,过去和现在,形成了不新不旧、亦中亦西的景象。这里众多的水码头,不仅有经济的贸易,布市、米市和油市的集结,更有文化的繁荣、文化人的集聚。王昶和、王鸣盛等“吴中七君子”曾在这里开展“文化沙龙”,进行学术交流。从放牛娃到商务印书馆创始人的夏瑞芳,从这里起步。昆曲、评弹都曾得到朱家角水文化的滋养,南社诗人把这方水土作为吟咏之地。上海滩《申报》的开创者席氏兄弟,都得益于古镇水的灵性,成为中国最早的报业巨擘,还带动了整个古镇创办发行了30余种报纸,这在全国也是绝无仅有的。川流汇海,灵动的水文化,从漕港河奔向上海滩。它贯通了如今倡导的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实践。

海纳百川的上海是一个海,盈盈一水间的青浦是一汪水,都属水性。而历史文化古镇朱家角便是上海一角的水天堂,它的文气和灵气,洋溢着海派文化的精气神。

朱家角的水镇,是上海先民与自然生态相亲相爱的结晶。早在1700多年前,这里就形成村落,宋代聚落成市。古镇的建筑顺应水系的流向,九个街市相向而筑,五处市井顺势而成,构建了朱家角古镇天人合一、“九五”相成、曲水抱镇的生态风水。在空中俯视全镇,即是由南北走向的水巷交叉构成,书写着一个相互支撑的“人”字形;而由西向东的漕港河,则成就了古镇作为工商特征的集镇。那象征着文人和商人相握的手臂,搭建了“人”字形上面的一横,成为奔向大海的有力步伐,富有持久的动力和张力。

水的铺张,通过舟楫码头,成就了便利的交通,让古镇千帆竞发,通达江海。凭借着水,这方土地,五谷丰登,生生不息,造就了“青角薄稻”的贡米,形成了欣欣向荣的米市和油市。天南海北的商贾来到当年“三泾不如一角”的水码头,进货发货,定居安家,成为一个个富商。在周庄发家致富的沈万三、建造了课植园的马文卿等商界人士,制造了创业发家的神话,营造了财富的经济奇迹和精彩的人文风景。

在江南第一茶楼中,文人们煮茶论画,品酒吟诗,传承京昆艺术,让江南文化生机勃勃。而阿婆茶楼里,迟浩田喝茶思索,运筹帷幄,这里成了解放上海的前线指挥部,为红色文化添彩增辉。